致敬
聽聽聽聽聽聽聽今日路过了架在学校路边的一个流动书摊,可能是由于中午午休的缘故,书摊旁的人流稀少,只是偶尔有几位路人漂眼路过,或者几位评头论足者大为惊讶的叫嚷几下书名匆匆走掉。书摊设在食堂旁,个人认为这实在不是一个最佳的场所,食客们摸摸滚圆的肚子走掉,大多已满足,而无需再去担忧更多与吃食无关的事情。

聽聽聽聽聽聽聽平日里我最不喜那些人头攒动,大呼小叫,纷纷扰扰,热闹异常,有众多人群围观地点,但现在却是一片冷静与安详,书摊被热烈的阳光照耀着,桌上的书被渲染得闪闪发亮,将书摊旁几位也在选书的美女的脸上映满了阳光。

聽聽聽聽聽聽聽美女翻看的是郭敬明的《小时代》,于是我也走近到了文学书栏前,快速扫视所有书目。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本硕大无比的《全球通史》,全球通史整幅封面只用小小的图案点缀,白底,但其封面标题字号却是过目不忘,4字黑体占据了封面的大半部。翻开书目,里面列下了许多关于古希腊,古罗马,德川家康,清王朝与甲午战争的内容,我承认我原来只是被封面所吸引,那里的一部分内容已经被我们在高中时代翻来覆去的记过许多遍,即使忘记某位帝王将相的生辰谥号,但成就影响也能略懂半懂,胡适先生曾说过“历史是时代的姑娘,可以任其打扮。”所以,历史的事情实在不需要我们再去研究与考证,大多数时刻只需保持统一论调即可。

聽聽聽聽聽聽接下来看到的则是一本巨大的《羊皮卷全书》,排在其旁的黝黑无比《厚黑学》,以及同属一个类别的《卡耐基》系列。我承认我已经看过,甚至曾身体力行过,但返璞归真,所有技巧终其也只是技巧,他们的最终目的终究只是让人们过上更满意更幸福的生活,而不能成为祸害人间的理由。励志类的书还有许多,比如“安东尼罗宾斯”“陈安之”之类,随便扫视下即可,因为他们总有那么多理由改变你的一生让你成为千万亿万富翁,但是他们忘记了,是大多数深信不疑的读者造就了他们的富有。

聽聽聽聽聽聽聽书摊上还有许多纯文学的书籍,比如亨利·大卫·梭罗的《瓦尔登湖》,是这本书陪伴了卧轨的海子走完了人生的最后一段路,(准确的说是:海子卧轨时,他身旁放的就是这本书。),还有《麦田守望者》——“一天到晚干的,就是谈女人、酒和性。。。出人头地,就是将来可以买辆混帐凯迪拉客。”钱钟书,《围城》——“城里的人想出去,城外的人想进去。”梁实秋全集,王小波全集,林语堂《吾国与吾民》,韩寒《像少年啊飞驰》《三重门》《就这么漂来漂去》,柏杨的《丑陋的中国人》,痞子蔡全集,村上春树,张爱玲,卡夫卡,余秋雨,余华,顾城,海子,王朔,三毛。。。还有包括许多有关政治历史的比如《毛泽东传》,恩格斯《论马克思》,斯大林《论列宁》,列宁《论马克思和恩格斯》等等。。。

聽聽聽聽聽聽聽浏览完这些书,手中的可乐已有些微热,气泡也冒掉了不少,尽管不想空手而归,但是想想这些书买来也无用,已经过了文艺青年的时期,再怎么回味也只能是怀恋了,并且看太多的书容易被别人指着鼻子骂书呆子气,容易被别人嘲笑迂腐,“臭老九”,做不了老板,累死了当工人被老板剥削的命。。。尽管我没被别人指着骂过,也丝毫没有迂腐的神情,但有时却也会误以为这应是煤老板,古惑仔,或“潜规则”的天下。。。

聽聽聽聽聽聽聽可,我依然看好自己!

——写于2011年04月24日
2011年7月20日聽聽17:44聽聽发表于聽聽生活/杂谈

相关文章

《4月日记》有1条评论

ylq:
2011-9-17 20:01:32
多观察,多思考,多多少少都会有一些收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