很明显昨天喝酒,刘宇严重的影响了我的心情,晚上断断续续的做着几乎相同的梦,想不清为什么,到早上也一直赖在床上不想醒。

这是第一次见到他哭成那样,而我却只能是发呆的看着他点头,因为其实我无法完全了解他的心情,不知为何会哭,会醉成烂泥,会趴在桌子上呕吐。

记得认识刘宇是初一的时候,那时的我们一脸的阳光灿烂,上课时偷偷递着博尔赫斯的小说,晚上打电话邀他看《南海十三郎》,高中岁月,我们则一起去乡下旅行,一起躺在枯萎的稻田,一起在无人的公路上游荡,一起在旅店里过夜,那是我们最快乐的一段时间。

但现在眼前的他确满脸的痛苦,扭曲变形的表情,一口一口闷着烧酒,重复着一遍一遍的呻吟。

我想能用什么样的字眼能描写他当时的真正感受呢,也许永远没有。因为我似乎不曾为某人哭过,为除了自己以外的任何人哭过。
2011年11月19日聽聽11:01聽聽发表于聽聽回忆

相关文章

《情到深处》暂无评论